好色之徒 [苹果杂志 May '13 | 性与爱,不平等?]

Monday, May 13, 2013






大部分的男人绝不会去思量“性与爱平不平等”这个问题,只有女人爱问“你是不是为了那个才跟我在一起?”“你是爱我还是爱我的身体?”,而男人对这堆平日他们想也懒得想的问题通常充其量只能答个“当然不是啊!”“当然是爱你啦!”,而女人听完后也总是疑信参半的。所以说,硬要在性与爱找一个平衡点,就好似女人总是嫌恶男人的好色,而男人总是无法理解女人在食欲与性欲之间宁可选择美食一样,这是一个解不开的结。男与男or女与女的爱情里都需要肌肤之亲,更何况是男人与女人这两具天造之合的躯体。性与爱,从来就是唇齿相依的。

显而易见的是,这与男人女人的生理构造有着莫大的关系。可你不知道,原来男人较女人更容易性冲动,其实也和脑部结构有关系。美国亚特兰大州某所大学找来学生做实验,结果发现男性对情色画面的响应比女生强烈,专家发现,男性的脑部负责情欲的杏仁体比女性活跃得多。这理论显示,男人容易性冲动,跟“好色”无关。哼,女人,你怎么看?

数年前,曾经买过一本挺逗趣的书,先是被红噹噹的封面所吸引,细看书名,直截了当地剖开了书中内容——『PORNOLOGY』,这是连作者本人在自序中也反问“像我这样一个好女孩为什么要写书来谈色情呢?”的一本色书。这确实激起我无限滂湃的好奇心,身为东方女性何止在过去千百年来被鞭策严禁对“性”感兴趣,从小更被洗脑所有一切跟“性”扯上关系的都是肮脏的。小时候电视荧幕只要出现一男一女稍有亲密一点的肢体动作,下一秒钟我和姐姐看见的只会是妈妈的一双大屁股。

说回此书,故事里的小安是个好女孩,何谓好女孩,意即绝对没有沉迷于性爱。某天,她无意间在男友的厕所里发现了一整叠A书,非常火大,觉得男友怎么可以看这种有辱女性尊严的东西,然而却被男友嘲笑她患有『色情恐惧症』,冲着这点,小安豁出去了,决定好好研究色情这门学问,并弄懂为何男人对色情如此着迷...在这个不再被道德伦理束缚的年代,为何女人不能当个好色之徒,女人们,该是我们畅所欲言、为所欲为的时候了吧!

再说,为何这世上可以容得下这么多小三,又为何另一半会去招妓?与其在男人桃事败露后质问他何以如此卑鄙下流贱格,倒不如在事情还未发展到末路前,反问自己是否有做到身为老婆女友的责任,那不单单只是寒暄问暖、起居饮食样样周全这些那些他妈妈也能办得到的事,而是房事。是否每次都性趣缺缺以百般藉口距他于千里之外,又会否答允了却在进行中心不在焉突然冲口而出“哎呀,刚才忘了买酱油!”,这不仅仅浇熄了男人那团熊熊欲火,同时也堂堂正正给了这男人无数个犯错的理由。

是你没喂饱这饥渴的男人,他裤裆下的那话儿,就好似饿着肚子的猫儿,又怎能抗拒得了香味扑鼻的鱼儿呢。女人,即使你百分百确定“我的男人才不会出去找女人!”,可你也不希望半夜醒来上小号时发现你口中那个男人竟然鬼鬼祟祟一边看A片一边用五姑娘解决吧。

女人啊,你既不想让性欲的自主权都交托到男人手上,亦不想像个性奴一样任由男人说要就要,那在男人高呼“我要!”之前,你何不先声夺人,先下手为强呢。男人啊,在你大大抗议女人爱把“男人都用下半身思考”挂嘴边甚至套在你身上时,你是否又该检讨一下自己真否在性欲高涨时先用了“那里”思考,任由女人不情愿不方便也突如其来地爬到了她身上?与其纠结在性与爱这不平等条约上,倒不如花点心思平衡一下你与另一半一直没办法平衡的性生活吧,平衡一下你身边那个男人的欲求不满,也平衡一下你对性爱的重新认识吧。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