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初夜 [苹果杂志 Aug '13 | 性经验更重要?]

Wednesday, August 21, 2013


// 文章收录于 苹果 APPLE 杂志 August Issue 2013

聊起性事,有个挺有趣的现象,东方人对性的言论仍处于羞涩并难以启齿的步伐,甚至乎于想法也单纯地认为“性经验丰富”等同于淫乱,男的为“淫”,女的为“乱”。所以,当男女之间对性事的开场白习惯于以询问“你有过几次性经验?几个性伴侣?”窥探阁下是否淫乱不堪,我们也早已洞悉说真话等同于找死,唯答案总是把总数减半再减半。

别问我又有过几次几个的,我的答案也绝不会是由衷之言。既然大家都爱说这美丽的谎言,有无性经验这戏码亦可装出来,你要我有我可以wild到吓死你,你要我没有我也可以瞬间变身怕丑男含羞女,何足为奇?有人顾及image羞于坦诚,那边厢又有人大言不惭,极力宣扬自己的性能力,这十八般武艺集一身又如何,不见得你能令我兴奋,不见得你的技巧顺我心合我意,倒我胃口的更是你自吹自擂的功夫要比你的真枪实战还强大。

不需填问卷、歪提数据有多少,显而易见时下有性经验的人早已占大多数,可你我身边总是还有一两个国宝级的奇珍异宝。虽说大家对“性经验丰富”的expert敬而远之是事实,可这处男处女情意结也早已是上一代的事儿了,当今绝大部分人对仅剩的处男处女们竟也投以“眼看手不动”的异样眼光。而这些国宝一直苦无机会大展拳脚,还不是你我他先入为主地认为,他们身上挂着“fragile”的牌子,好似一碰就会碎,国宝还是留在博物馆里展览好了。

人常说,love me love my dog,你连他的狗狗随地大小便都可以忍受的话,那要你包容他在床上笨手笨脚的表现又会有多难?一次生两次熟,驾轻就熟指日可待啊。我们不是都曾有过差劲的第一次吗?不是都曾不知所措愚笨地深怕踢错龙门吗?不是都曾痛得面目扭曲然后驱逐对方出境吗?你谢绝entry level的国宝任职,那他们何时才有机会变得experienced呢?这就业机会,人人应得啊。

我就“对方性经验的多寡会否影响俩人的感情?”访问了身边不少友人,大家一致认为not a big deal,最重要的是当下我的对象是你你的对象是我,我们一起去累积属于我们的性经验。我们的爱情,本就从零开始,而性爱,亦是一个beginning,也应由零开跑。我与你的第一次,皆是我们的初夜。

我知道这很扯,可某些时候,“自欺欺人”何尝不是要想爱情细水长流最应秉持的态度呢。爱情是门大学问,可不外乎都是由那几项基本功衍生出来的,信任固然重要,再来就是不拘小节。爱情里若真要计较起来的还多得是,何必拘泥于这些那些无法改变的事实呢,勿论对方战绩标榜也好,抑或新手上阵都已是past tense,现在肉垂砧板上,都已经是你的人了,倒不如把对方调校得合你胃口还来得有意思。

我曾听说过在职场上必要怀有“空杯心态”这样的心理质素,每每转换了新的工作环境就该放空手上那个杯子,随时放下身段向别人讨教,让新的知识重新注入杯子里。这不单单可以得到新的历炼,更不会因为杯子里溢出来的水溅到别人身上惹来非议。爱情如是,性事也亦然,撇下过往辉煌的战绩,以“空杯心态”相互磨合,让两具躯体配合彼此的节奏,快亦可慢也罢,最终定能到达目的地。

国宝们,你也别沾沾自喜,没有两手准备,就算是再有耐性的对手,抑或同是国宝与你性性相惜的对手也会弃械投降。性爱教官欣西亚在『冲破下体低潮』一书里提及再没有性经验也要“没吃过猪肉,至少也看过猪走路”“没摘过花,至少也知道花长什么样子”,你要是到时不懂装懂,肯定要比楼上那个自大狂还要令人倒胃口。作好随时迎战的准备,为彼此献上我们的初夜吧。On your mark, Get set, and Go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