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 —— 飞行中的手写独白 : 与自己结伴 ・ 六日独游阪京 | Going Solo!

Sunday, December 10, 2017



看着贝莉的『出走』一书,享用着一个人的时光。这旅程由于碍着死死要省下寄舱费,空间只足够带了一本书。一个人的旅程是阅读的好时光,不只看书吧,真是想干啥就干啥(笑)。也不算特别后悔带的是这本书,内容并没有特别吸引,文笔也不如我早些年看她的作品那样尖锐。究竟是我心态转了一圈(老了一栽),还是记忆的味道还是留在记忆里就好了。虽说没有特别引领我一页一页接着看的章节,更多的是平俗的词句,让好像什么事都能感慨一番的我一阵鼻酸 ——

“ 世间最美好的,不就是如常吗? ”

越简单,越难求,越想简单,偏偏事与愿违。也许,平凡的当下,我们习以为常地无心装载呢?这让我想起很喜欢的一部剧『玛嘉烈与大卫系列:前度』。玛嘉烈觉得出轨的大辉向她求婚让她顿感“ 我都无得拣 ”,大辉说道“ 或者你已经拣过 ”。对,她,玛嘉烈的确已经在洛奇与大辉间选了后者,她早已背叛过爱情,只是这次换作是爱情背叛了她。话说回来,这本书全书名该是『出走 —— 去没有你的地方』,之所以带了这本书,与书名、题材还是有关联的。

>
>
>
>
>

这是遇到过最多气流与晃动幅度最大的一次飞行,当然这还算是小巫。死亡,对我而言,已经无足轻重了,不是无惧死亡,而是年纪渐长,遇到过比死亡更可怕的事,你会发现,人最该惧怕的是自己。人终究一死,常听的“今日唔知听日事”,深感下一秒也会出现N个可能性。这次的出走,是在一个月前才订的机票,如果是快乐的,有何不可呢?以前,我超省。舍不得吃喝,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也非得攒起来。到后来,在身边闺蜜们的熏陶下,爱花钱的本性原形毕露,女孩嘛,就是爱享乐(万般藉口,笑)。

这一年,去了好几趟旅行,去了不同的城市,花的钱说多不多少不少,因为每个人对旅行的素质、目的大有不同。有些人可以花个一万块,我却只花了三分一去同样的城市,当然花得比我少的也大有人在。我不是最省的那个,却是非得为旅程精打细算的小资旅者。我希望省下来的钱可以让我走得更多更远的地方/城市。鉴于每个人都有各自旅行的方式,可能你也想花得少一点,可是也许我的方式并不是你会觉得舒适的,花少了反而不快乐。所以,多次出游让我深深体会旅行那种随心的快乐,尤其独游更让我时刻嘴角上扬,发自内心深处地笑着走完整趟旅程。只因我的生活里太多的不快乐、不如意(自找的),我也得自找一些快乐去制衡一下。所以,别羡慕谁谁谁怎样怎样了,能力可及,去实现吧。人生太仓促,太多重袱,太少自己了。

>
>
>

又扯远了,说到这本书与爱独游的我有关。刚才看到某段贝莉说到与前男友K的相处方式,戳到我的心坎去 ——

“ 恋爱最美的状态是彼此都是自由的个体,有时能够结合在一起,有时各做各的,却还是很放心对方在身边。 ”

这不就是我和我的那个K吗?只是后来贝莉与K分开了,两人关系像亲人像朋友却少了恋人该有的那份“想念得要死”的感觉。而我和K,在一起的时候会比分开的时候更想念一些。其实,我觉得自己有着树懒的个性。身边有棵树就会赖着树杆一动不动,只要身边有别人,我就会变得胆怯起来。离开大树的树懒还是可以自己过得了那条大马路,哪怕再慢。我很放心他的事,他个子不大,却有着大树的蒂固,从不让人操一点心。而我却让他操碎了心后却仍义无反顾地站在原地做我的后盾,所以我才能一次比一次飞得远 —— 上次独游台北,这次大阪京都(是真的有远到,笑)。这又让我想起多年前听过的一首香港女歌手演绎的『幸运儿』——

“ 其实我那算宝贵,尚有你宠先珍贵,眼看今天一切统统都靠你先可发挥 ”

是他成就了我。

出走,并不是要去没有你的地方,而是即使同住却比谁都少见(一点不夸张)的那份感情,早已升华至“心在”(注1),一直都在。你懂的。





注1)
“心在” —— 出处自本人的母亲某次去云顶赌场,她最钟情的是轮盘,但最惧怕的是号码一开,几十栋的筹码一扫扫进了庄家的口袋,独赢的只有没几个筹码。与妈妈各自发挥后回到轮盘处找妈的我就问妈妈“赢了吗?”她回道“赢了”,只见她两手空空是也就追问她筹码在哪?她胆敢神回了我们说”我都没换筹码,我“心赌”!”(心赌心赌心赌 *有回音的)自此,这成了我们彼此的暗号/笑柄(笑自己妈妈狠不孝)。其实这“心赌”的理论(还理论!)给了我不少启发,“心赌”就不会输,再坏的念头只在“心”里执行,谁也没损失什么。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

Blog Archive